您好!歡迎訪問宜賓晚報網!

設為主頁           點擊收藏

新聞熱線:(0831)99125   13890998759    營銷熱線:(0831)8245950

搜索

主辦單位:宜賓晚報社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成都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宜賓晚報地址:四川省宜賓市南岸長江大道中段27號 新聞熱線:0831-99125 讀者服務部:0831-2339567 網站聯系電話:0831-2339567 QQ:59227734

發行部:0831-2332012 訂報熱線:0831-2339538 Copyright 2008 宜賓晚報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

蜀ICP備13008762號 備案號:川新備06--120010 宜賓市網監支隊備案登記號:5115000312          川公網安備 51150202000118號   站長統計

>
>
>
定遠艦的最后時刻

20选5:
定遠艦的最后時刻

分類:
傳奇
來源:
宜賓晚報
發布時間:
2019年11月18日

20选5 www.aidhg.com 2019年9月2日,歷經兩個多月的水下考古調查,原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號的沉滅位置終于被專家確定,此時距離定遠艦自沉于威海衛內已經過去了124個春秋。

時光倒退到1894年的11月14日,這天傍晚,在夕陽的映襯下,一支滿身傷痕的艦隊步履蹣跚地駛入威海。此時中日開戰已經3個半月,清軍在陸上連遭慘敗,戰線從朝鮮一直被前推到東北腹地。而在海上戰場,大東溝海戰雖未分出勝負,但被視清帝國海防主力的北洋水師卻損失巨大,多艘軍艦沉沒。好在主力尚存,兩艘被視為柱石的鐵甲艦“定遠”與“鎮遠”號雖然傷痕累累,“其體堅固且壯宏,東洋巨擘名赫煊”(《觀鎮遠艦引》)。此時的北洋水師依然是為日本所忌憚的存在。

然而,嚴峻的形勢讓旅順港不再安全,11月13日,水師提督丁汝昌在無奈之下,率領艦隊離開旅順,前往威海暫避。而僅僅10天之后,旅順就被日軍攻陷。鑒于北洋水師已經移師威海,日軍大本營很快制定了威海登陸計劃,意圖一舉殲滅北洋水師。而此時的威海港內一片愁云慘淡,11月14日晨,就在北洋水師各艦只準備駛入威海灣灣口時,“定遠”艦的姊妹艦“鎮遠”艦不慎觸礁,隨即發生側傾,只得被拖往淺水區。

1895年1月19日拂曉,日軍在榮成灣登陸。到了1月30日,日軍先頭部隊已經推進到威海外圍的南幫炮臺一帶。在僅僅數個小時后,作為拱衛威海重地的南幫炮臺各陣地先后淪陷。作為一座近代化軍港,威海衛在建設之初就在港外布設了由水雷、鐵鏈與木排組成的防材,以防敵艦靠近。日軍聯合艦隊司令伊東佑亨根據這一情況,制定了引誘北洋水師主力出海并與之決戰的計劃,并于30日凌晨封鎖了威海外海,但遭到反擊,無功而返。2月2日,威海衛城與北幫炮臺被日軍攻陷,北洋水師已失去全部陸防,只得依托劉公島固守。伊東再次發動誘襲,卻依然受到水師官兵的頑強抵抗,“清艦已陷重圍之中,而丁汝昌以下毫無懼色,堅持抵抗?!保ā睹髦味甙四旰U絞貳?。

北洋水師出乎意料地頑強讓日軍一時束手無策。伊東只得改變策略,“斷然實行大膽奇謀,破壞防口攔壩”(《清日戰爭實記》)。2月3日夜,日軍魚雷艇潛入威海灣內對港口防材進行破壞,但很快被發現,只得倉皇逃離。不過,任務失敗的日軍魚雷艇卻在逃亡途中意外發現在東口阻塞線上有一條約40米的缺口,剛好可供船身修長的魚雷艇通過。得知這一重要情報的伊東立刻更改計劃:讓魚雷艇直接通過防材缺口,以魚雷襲擊北洋各艦。

2月5日凌晨3點,日軍魚雷艇群魚貫穿過防材缺口,可他們的行蹤馬上被發現。港內探照燈紛紛打開,照得日艇無處遁形。在一片慌亂之中,打頭陣的魚雷艇第三分隊第22號艇觸礁沉沒,群龍無首的艇群陷入混亂。這時,掉隊迷航的第10號艇在劉公島鐵碼頭西側一帶亂竄時,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橫在自己面前。艦上的探照燈忽然亮起,艇長中村松太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竟是定遠艦!很快,定遠艦上的火炮開始猛烈射擊,中村回憶道:“我艇繼續北進,敵軍的炮火越來越猛,命中我艇多次” (《清日戰爭實記》)。彈藥告罄的第10號艇不久撤離戰場,但定遠艦的位置也被徹底暴露了。很快,第二分隊的第9號尋跡趕了過來,沖到定遠艦200米處施放兩枚魚雷后揚長而去,其中一枚魚雷直接命中了定遠艦的艉部。

隨著一聲沉悶的轟響,定遠艦的艦艉部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冒出滾滾黑煙。定遠艦艙內的官兵被這突如其來的震動嚇蒙了,“猛聞有聲如雷,其響為生平所未聞,全船震動,頭上有物亂落如雨,僅見闔船之人紛紛亂竄”(《盧毓英海軍生涯憶舊》)。

被魚雷擊中的區域正好位于左舷后方的水線以下部位,作為舊式鐵甲艦,定遠艦水線以上的裝甲布置無懈可擊,但水線以下卻沒有任何防護,無法抵擋魚雷的攻擊。船體底部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海水瞬間涌入艙內,定遠艦頓時陷入一片混亂。正在艦長室與幕僚商議作戰計劃的丁汝昌趕到艦橋,看到定遠艦嚴重受損,他只得命令官兵立刻收起船錨,強行向東駛入淺水區擱淺,以待來日。

在天際顯出魚肚白時,劉公島內的混亂景象才逐漸清晰起來,擱淺后的定遠艦像一只傷重的巨獸癱軟地躺在淺灘上,官兵們拼命地設法抽水,堵住破口。但洶涌的海水還是不斷涌入,船體不斷下沉。2月5日中午以后,情況更加惡化,甲板已經被海水淹沒,整艘巨艦已然動彈不得。這一天,丁汝昌在致信駐煙臺的東海關道劉含芳時,痛心地寫道:“月落后倭雷艇數只沿南岸偷入,拼死專攻定遠,旋退旋進,我因快跑無多,受雷一尾,機艙進水,急將定遠駛擱淺沙,冀能補救,作炮臺用,后以受傷過重,竟不能用”(《清光緒朝中日交涉史料》)。

預感到敗局已定的丁汝昌,在2月9日下令將擱淺的定遠艦炸毀,以免落入日軍之手。當日下午3點,定遠艦艦體內被裝入350磅炸藥,一聲沖天的巨響過后,定遠艦艦舯部被炸碎,鍋爐被付之一炬,曾經傲視東亞的第一巨艦就這樣結束了自己跌宕坎坷的一生。

與定遠艦一同走向生命終點的,還有定遠艦管帶劉步蟾,這位頗受李鴻章器重的淮軍宿將,在定遠艦遇襲受創后,悲痛難忍,曾經跪倒在丁汝昌面前放聲大哭道:“身為管帶,如此失著。實有瀆職之罪,今唯一死謝之!”(《定字魚雷艇某官員供詞》)。在定遠艦被炸毀之后的當日下午,劉步蟾吞服大量鴉片自盡殉國。

(據《北京晚報》)

市人大常委會黨組 暨機關黨組理論學習中心組(擴大)會召開
市委辦口深入學習研討中央、省委和市委全會精神
香港將發行 鼠年特別郵票
入冬以來最強雨雪天氣持續 華北黃淮等地有大到暴雪
上海交通大學宜賓表面改性與增材制造 聯合研發創新中心開業
敘州區舉辦 擁軍優屬新年聯歡活動

時政

長寧開展 “打通生命通道”集中治理
高縣科協狠抓作風建設
金喜來2019年創稅收5000萬元
敘州夜未央 休閑添樂趣發展增活力
“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宜賓3個村上榜
臨港產業園為農民工免費理發

民生

美圖

雪后的京城銀裝素裹
日出之前
懸停覓食
《世外桃源》
{ganrao}